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珠海今年将继续推进重点古驿道线路32.5公里建设

  6月25日-26日,广东省2018年南粤古驿道重点线路工作推进会在珠海召开。记者获悉,去年珠海古驿道文化线路已有22.5公里,今年将继续推进重点线路32.5公里建设,实现古驿道与文化、体育、旅游的深度融合。广东工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朱雪梅表示,广东地区移民文化特色明显,古驿道具有纽带作用,“帮助人们找到回家的路”。

  古驿道成“文化之旅”

  从中山石岐出发,途经五桂山,从三乡古鹤村进入G105国道,沿途经过南溪村、翠微村、前山寨、凉粉桥,最后经由莲花路到达澳门,长约70公里,其中珠海境内约有15公里。在这条“歧澳古道”上,沿途可游览前山寨城墙、香洲中山纪念亭、拉塔石炮台、拱北莲花亭等历史文化节点。

  珠海市住规建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通过对《香山县志》等文史资料的深入考证,以及对古道遗存的实地踏勘、专家和群众访谈,目前考证得出珠海境内历史上存在过岐澳古道、长南迳古道、凤凰山古道、金星门水道四条古驿道线路。其中,长南迳古道是从唐家湾镇官塘村出发,穿越凤凰山,到达前山街道东坑村,是古时官塘往来香洲的重要通道,全长约5公里,现状遗存约3.5公里。遗存的古道局部路段现在还保留原来的石板路。凤凰山古道是从唐家湾镇东岸村出发,沿途经过杨寮水库、大镜山水库,经由现在的山场社区,到达中山亭,再沿岐澳古道到达澳门,全长约20公里,现状遗存约5公里。金星门水道是从中山崖门出发,沿水路经过香洲港到达澳门,全长约70公里,珠海境内约40公里。

  历史资料显示,大量的新思想、新文化、新信息经由这些香山古驿道辐射到中国广阔的内陆地区,造就了以孙中山为代表的一批近代香山籍群英,有力地推动了近代中国历史进程。数据显示,珠海古驿道示范段修复取得了初步成效,包括6.8公里古驿道本体修复、15公里的连接段建设、82块标识牌安装、沿线唐家湾民俗馆暨八座村史馆落成启用、梅溪牌坊等沿线文物古迹修缮提升和沿线9个村庄的环境整治等。

  城乡旅游新增长点

  据介绍,去年珠海重点挖掘和凸显香山古驿道的地方特色,构建了山、海、城三种形式复合的驿道网络,目前已开始施工,修复了长南迳古道5.5公里,把古驿道、唐家湾历史文化名镇、珠海情侣路、珠海大剧院等串联成旅游参观线路。沿线共有1处历史文化名镇、19处重要人文自然景点,包括3处城市公园、11处旅游景点、5处文化场馆和7处服务驿站,实现古驿道与文化、体育、旅游的深度融合。

  “驿道+”是古驿道保护利用的内涵,珠海市住规建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珠海以古驿道本体为基础,连通城市绿道、乡道、巷道,串联起从古到今、从人文历史到自然景观的城市精华片段,在古驿道保护利用工作中,除了通过口述历史、专家座谈、编辑整理沿线村庄村规民约等形式挖掘沿线历史文化资源,加深人们对香山文化的认识,并结合当地的自然环境对古道线路进行修复、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选择古驿道的修复材质、尊重历史,延续原有的修复工艺。

  据了解,珠海境内现存的古驿道基本隐藏在凤凰山中,现状大部分年久失修、平时鲜有人问津,由于长年自然风化、历史变迁,古道本体断断续续分布山间,线路大都不完整,如何更好地修复利用展示古道自身魅力?珠海市住规建设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尊重原有走向的基础上,充分顺应地形、地貌,避让古树、文物等资源点,因势就形,注重与周边山体、水流、绿化等自然环境的融合与利用,避免对自然环境要素进行破坏。采用文物修复的标准与手法,选择与原石材相近的粗面石或自然风化石作为材料,使修复后的古驿道呈现古朴、真实的效果。

  随着香山古驿道保护利用工作的推进,越来越多游客关注到古驿道。据了解,去年以来,每逢“五一”“十一”等节假日,香山古驿道游客就有明显增长,每次假期游客均超过7万人次,相比保护利用之前,增长近30%。

  古驿道利用仍有长路要走

  南粤古驿道保护利用工作从零到有,从有到实。记者从昨日的会议上获悉,今年广东省将开展11条重点线路共740多公里的修复工作,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珠海、河源东源、中山东区已开始施工,其他线路陆续进入施工招投标,整体进度仍不尽理想。

  广东工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朱雪梅说,广东地区移民文化特色明显,古驿道具有纽带作用,与城市绿道相连,将城市和乡村联结起来,乡村要发展可通过纽带,与城市间在情感上、物质上互补,“古驿道不仅是风景路,更是情感的归属路。”朱雪梅说,通过古驿道,让更多人认识乡村,带动消费,促进城乡经济发展。另外,“古驿道修缮的过程中会发现一些被湮没的历史信息,”朱雪梅认为,古驿道修缮也是对以往价值的重新梳理,“古驿道帮助人们找到回家的路,也可成为悠闲旅游,甚至交友的平台。”

  按照“修旧如故”目标,朱雪梅说,广东各城市都可根据当下的需求,以连贯、安全、方便的原则,将不同的文化圈串联起来,“修建一条直通内心的文化线路。”朱雪梅建议,修缮沿线重要节点要充分考虑周边重要历史环境要素,做好符号保留和功能再造。省建筑设计研究院中山分院院长田中提出,对古驿道路面的修缮和复原应在材质和施工技术等方面与原有古驿道保持一致,尽量减少人工痕迹,就地取材。(转自羊城晚报)

  

政务微信
政务微博
手机APP
无障碍
分享